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七十章 断舍离(1/2)
山河盛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然后她也不管针到底落入了何处,用尽全身力气往绳子上一扑,在上头等着的几个人七手八脚迅速把她拉了上去。

  上到屋顶的最后一刻,文臻回首,隐约在那一片黑烟红火里,似乎看见一点白影掠过,又似乎没有。

  到底有没有,她也不在意。

  如果真有人在暗处作祟,中招了,就等着疾病缠身;没有中招,也不过是再斗三百回合。

  虽然还是白天,却是家家闭户,一个人都没有。既然要干坏事,乡佐自然勒令所有人都留在家里,不许出门。

  屋顶已经开始倾斜,几个人赶紧向下走,大丫走在文臻侧前方,忽然一声惊呼,文臻眼睁睁看见她脚下出现了一个洞,她一脚踩空,眼看就要掉入火场,忽然眼前一花,随即大丫一跳,苏训拉着她下了屋顶。

  文臻揉揉眼睛,看着那个洞,感觉方才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众人刚下屋顶,轰然一声,屋子烧塌了。

  走出一段路后,文臻再次呼唤时,文蛋蛋出现了。

  文臻冷笑一声,回头看了看那塌了的屋子。

  看样子,就在先前,能钳制住文蛋蛋的东西,终于离开了。

  一行人先往村外走,这村人尽管可恶,但大家都还没恢复,还是先离开的好。

  文臻忽然停住了脚步,她隐约听见了一点哭叫的声音。

  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让她想了想还是转了脚步,转过一个弯,眼前是蒙家那个院子,几个村人正捆了蒙珍珠往车里塞。蒙珍珠正拼命挣扎。

  一个汉子恶声道:“自己都保不住,还想去救人?县丞府里享福不要,非要管那些不该管的闲事!”

  又有人道:“还不是你自己找的,本来都忘了要送你去县里那码事儿了,你非要偷偷跑去救那几个人,乡佐吩咐了这回直接送你去郡里……哎呀你咬我……臭娘们!”抬手啪地一个耳光,甩得那少女脸一偏撞得车壁咚地一声。

  院子里蒙珍珠那大肚子的嫂子和那病歪歪的哥哥,两人一弱一病,慢吞吞地挣扎出来,哭着去拉那些人的手,就被粗暴地一搡,眼看就要被搡到墙上。

  文臻忍无可忍,挥了挥手。

  一直有点丧丧的文蛋蛋,滚到了那出手的汉子头上。

  那人无声无息地倒了下去,倒把蒙家三口吓了一跳。

  几个汉子接二连三地倒下。文蛋蛋犹不解气,往旁边院子滚去,准备在每家水缸里泡泡澡,文臻道:“先去乡佐那里。”

  就算是蛊王,自身体积在那,在一段时间内,能毒倒的人数是有限的,自然是最先出手的毒性越深。

  文蛋蛋也不可能毒死一村子的人,让他们先病上一段时间,惩戒一下是有必要的。

  文臻看着蒙珍珠一家,叹了口气,道:“看样子这村子你不能呆了,你们一家可愿随我去湖州?”

  一年三赋的事情还是需要人证,得带去给蒋鑫做个证。

  蒙珍珠余悸犹存,连连点头,她的哥嫂也无异议。

  文臻皱眉看看这村子,心想这村子里的人怎么这般恶呢?是湖州民风就如此吗?

  还有今日这背后作祟的人,为什么给她一种出手出一半的感觉?

  想不明白就先搁下,当即就命那对病弱哥嫂上了车,自己也上了车,大丫把苏训也推了上来,其余人步行出村。

  文臻和苏训对面坐着,面面相觑,看见那张像燕绥的脸就心烦气躁。

  倒是张钺,在车下还不忘记斯斯文文向苏训和大丫施礼:“多谢这位小兄弟和这位姑娘伸出援手,只是不知两位如何识得在下?”

  苏训对他也从从容容施礼,道:“晚生苏训,见过先生。先生文章大儒,名动天下。三年前京中州学论文,晚生曾有幸一见先生风采。”

  “苏兄弟说的可是簪花楼论文那次?”张钺惊道,“那一次各地才子齐聚天京,与州学诸生坐而论道,蔚为盛事,未曾想到苏兄弟竟也参加了。”

  两人当即车上车下攀谈起来,文臻闭目听着,才知道这个苏训,是定州人氏,家族在当地也算望族,他少年早慧,诗名极盛,早早便由当地官府推举,却坚决不肯入仕,反而信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那一套,常年游学天下,行事脱略潇洒。三年前参加过京中一次论学,见过张钺,这次他在这小叶村教书,被一群无知村民绑了去送给自己这个女刺史,再无辜伤腿,得大丫相救,准备在村外找个地方养好伤再离开,结果看见了张钺,便起意来救。

  张钺自然要再次谢过,苏训便问他为何来此,文臻一听不好,心想这书呆子莫要什么都说,好在张钺还算有点分寸,笑道:“我也是游学,也是游学……”

  苏训静静看着他,道:“张大人就莫要说笑话了。您是朝廷命官。无故不得离京。晚生倒是听说湖州原刺史和长史都已调任,莫非,您是前来履职湖州?”

  文臻目光一跳。心想这位好生犀利。

  张钺也怔了怔,下意识看了文臻一眼,文臻抬头看天,哼歌。

  张钺只好尴尬地笑笑,不承认也不否认,只道:“湖州刺史之位,在下如何配得?”

  “张先生不配,难道那女人就配了?”

  张钺怫然不悦:“苏兄弟这是什么话?她不配谁配?”

  苏训诧异地看张钺一眼:“张先生文章英华,不想眼光如此之差。”

  张钺硬邦邦地答:“苏兄弟才名远播,不想却也如那些酸儒般见识短浅!文大人虽是女子,却才华识见非凡,且有大功于国。在下不才,不过一界愚鲁书生,却也万万听不得对文大人诋毁之词。苏兄弟若是再说,在下便要下车了!”

  “哎,你下车干嘛呀,这又不是他的车!”文大人如是说。

  张钺:“……”

  苏训:“……”

  半晌苏训展颜一笑:“湖州百姓水深火热,我亦希望新任刺史是能吏,能拨云见日,还百姓清明天地。若是这位新任女刺史真的如张先生所说,我愿收回今日诋毁之言,并当面向刺史大人赔罪。”

  他语气诚恳,张钺喜笑颜开:“你定不会失望的。”

  “不不不。”文大人道,“张大人你最后一定会失望的。”

  采桑冷笑一声道:“说得好像刺史大人很稀罕一个白丁给她赔罪一样,认识是哪个牌名上的人么?”

  苏训微微涨红了脸,盯了采桑一眼,采桑鼻子向天,心想这位也就脸像一点殿下,气韵风采实在差太远。

  转而又想所谓山珍海味吃久了也会觉得清粥小菜有味,小姐和殿下这些日子总有些别扭,对殿下的性子不大满意,如今见着这位,脸依稀四五分,性子不像殿下那么不可捉摸,更烟火气一些,也不知道会不会就投了小姐心中的那点遗憾?

  这么一想便忍不住生出些忧虑来,想了想,忽然哎哟一声。

  文臻:“怎么了采桑?”

  “主子我不小心扭了脚了!”

  “……那你上来坐吧。”

  “多谢主子!”

  采桑爬上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