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完本感言(1/2)
手术直播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2018年10月26日,到2020年3月28日,历经520天,手术直播间完本。https://

  在写全书终的那一刻,书桌前也和郑老板、小石头的时间段一样——午后,阳光大好。

  在这一刻,没有激动,更多的是平静。

  520天,更新了628.73万字,这是开书前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除了月票第一,能拿到的成绩也基本都拿到了,一路走来,恍然如梦。

  这个日子是选的,我深爱着这本书,深爱着喜欢直播间的你们,那么选了这么一个日子,结束也是极好极好的。

  习惯性的,开始唠叨,说说心里的遗憾。

  过年期间,我写过一个单章,简单述说了一下自己的苦闷与无助。本来最后阶段,我偷偷留个一个大情节,准备给各位书友一个惊喜,可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打断了大纲。伏笔已经埋好,还记得勃塔看见克里斯蒂安武装押运的箱子么?

  可是,情况没有变化快。

  是的,原本设计的大纲是要写抗击h8n10,然后在诺奖颁奖典礼上营造一个矛盾冲突。我一直都对诺奖、对瑞典不感兴趣,这一点也被书友们吐槽过很多久。

  郑老板在who的邀请下,作为海外专家支援的时候力挽狂澜,迎来高光时刻,n字灯下,说出everything,更有力度。

  这是预想之中的,大纲和情节都已经做好,谁知道新冠就这么爆发了。

  不写当下,这是原则,现在写一本都市文好难好难,还望大家谅解。

  不过那段时间的阴霾以及穿着防化服上班的辛劳被最近无数的事情给击碎,目瞪口呆的吃瓜同时,心里无数次的感叹,伟大的中国人民,真是战无不胜!

  原本设计情节的时候是根据魔兽世界的堕落之血事件改编的。

  简单介绍一下,1.7版的魔兽世界里,祖尔格拉布副本的最终boss是哈卡—灵魂剥夺者。在战斗过程中,哈卡会向玩家释放名为堕落之血的负面法术,中招的玩家不仅会得到一个持续掉血的debuff,还会将其传染给5码距离内的队友。

  简单点理解就是,玩家中毒了。而且这个毒会传播,靠近他的玩家也会被传染。

  在魔兽怀旧服广告铺天盖地的时候,我能想到很多,最多的是堕落之血事件,再有就是我用同事的暗夜贼在深渊挖矿,无限重置副本,富甲服务器的事情。(1小时5次副本,就是因为挖黑铁而修改的)

  这个堕落之血的技能,号称游戏史上最大的bug。

  作为一个具备传染性的debuff,玩家角色并非堕落之血的唯一宿主——玩家的宠物也会感染。

  猎人收起宠物,相当于时间暂停,宠物不会死亡,但效果也不会消失。

  简单介绍,相信聪明的书友大人们知道我原本的剧情是什么了。

  不论是中世纪的黑死病还是19世纪的霍乱、天花,其跨地域流行都是因为病毒携带者的长途旅行。游戏里只要一次炉石,猎人的一个操作,堕落之血就会传播开。

  网上有视频,大家可以找来看。

  对于那时候3000-4000血的顶级玩家来讲这个负面效果还不致命,但对于没满级的玩家来讲几乎是灭顶之灾。

  于是联盟和部落各大主城里尸横遍野,到处都是骸骨,暴雪出手封闭各大主城,不让人群聚集。可……毕竟是游戏么,有玩家主动去感染主城的npc、用术士的召唤仪式去各地感染其他人。

  这个过程导致bug不可控,在国服开祖格前就直接被修改了。

  但是这件事情留下来,魔兽世界的一名以色列玩家——洛夫格伦在教授的协助下,把自己亲身经历的这场“瘟疫”写成了论文,最终刊发到了最顶级的医学期刊《柳叶刀·流行病》杂志上。

  玩个游戏都能写论文,发表在顶级期刊上,我也是很服气的。

  洛夫格伦后来成为了一名流行病学领域的专家,目前就职于华盛顿州立大学。

  咳咳,过程简单叙说了一遍事情经过,大家应该明白我当时为什么会删掉这段情节。

  动笔做细纲的时候,还没有到1月23日,但微博上求助的信息越来越多,落笔就觉得浑身不舒服。

  直到1月23日,这个终生难忘的日子,我才下决定否定了这段情节,写不了,太特么虐心了。

  临时修改的匆忙、慌张、略有凌乱,导致没有特别的燃点,这一点还是要和大家说一声抱歉的。

  话说回来,在理论上来讲堕落之血事件是无法停止的。直到最后暴雪大神出手,修改bug,事情才告一段落。

  这也是当时我为什么灰心丧气的原因,自以为研究的很深刻,所以觉得根本不会有任何一个国家会抗击成功。那时候我极度悲观,情绪低落到了无以复加。最后的结果,和中世纪的黑死病没什么两样。

  
为您推荐